• <samp id="e42a0"></samp>
    <samp id="e42a0"></samp>
    <blockquote id="e42a0"></blockquote><blockquote id="e42a0"><object id="e42a0"></object></blockquote>
  • <object id="e42a0"><s id="e42a0"></s></object>
  • <blockquote id="e42a0"><samp id="e42a0"></samp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e42a0"></blockquote>

    企业动态

    国内需求依然坚挺 国际出口意愿强烈 乳清粉进口逆势增长

      比较大宗农产品而言,乳清粉虽然进口总量不大,但却是我国不可或缺的重要进口品种。新冠肺炎疫情 在全球暴发以来,扰乱了全球农产品正常供应,多数农产品国际贸易大幅下降。在此背景下,我国乳清粉进 口依然保持增长势头。据来自农业农村部农业贸易促进中心的数据显示:1-4月份,我国乳清粉进口量达 16.6万吨,同比增长11.4%。   乳清是乳制品企业利用牛奶制造干酪或干酪素时产生的天然副产品。液态的乳清经干燥加工后就成为乳 清粉,具有多种用途。优质乳清粉主要用于生产婴幼儿配方奶粉,调整蛋白质比例,使奶粉易于婴儿消化吸 收,在配方奶粉中含量约占40%—50%;中等品质的乳清粉可用于生产蛋糕、面包等加工食品,作为添加 辅料改善食品口感;品质较差的用作幼畜饲料添加剂。   我国乳清粉从哪里来?   由于我国奶粉之外的干乳制品(如干酪、黄油等)产量很低,年产100万吨左右,仅占我国乳制品总产 量的4%,因而作为副产品产出的乳清粉极少,国内生产消费需求主要依靠进口,属于农产品中有“刚性” 需求缺口的品种。随着婴幼儿配方奶粉的普及,2010-2019年,我国乳清粉进口量从26.3万吨快速增长到 45.1万吨,2018年达到55.5万吨的历史峰值,约占当年乳制品进口总量的1/5。   我国进口乳清粉有近九成来自美国和欧盟(含英国,下同)。2019年,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,欧盟首 次超过美国成为我国乳清粉进口第一大来源地,我国从欧盟和美国进口的乳清粉分别为20.4万吨(占45%) 和16.2万吨(占36%)。其中,从欧盟进口的主要是加工婴幼儿配方奶粉的高端乳清粉,进口均价为近 2000美元/吨;从美国进口的多为中低端乳清粉,用于奶粉加工及饲料添加剂,进口均价不足1000美元/ 吨。   疫情期间进口有保障   疫情期间,我国对乳清粉的刚性进口需求的格局并无变化。   欧盟是全球最大的乳清粉生产地,年产量190万吨左右,约占全球总产量六成,其中30%用于出口。 2020年一季度,尽管疫情与奶牛丰产期“撞车”,但欧盟乳制品的生产受影响不大,产量稳中有升。其中 原料奶收购量同比增长2.5%,鲜奶、奶酪、黄油等乳制品产量同比分别增长3.2%、2.5%、2.7%。由于乳 清粉是生产奶酪等干乳制品时必然会产生的副产品,干乳制品产量增长意味着乳清粉产量增长。   美国乳清粉产量居全球第二,2019年产量44万吨左右。美国乳清粉约一半用于国内消费,一半用于出 口。2019年,美国的主要出口市场为中国(约占出口量24%)、墨西哥(占14%)和菲律宾(占9%)。 2020年一季度,美国乳清粉产量约11万吨,同比增长4%,其中3月份产量同比增幅最高,为5.4%,可见疫 情对美国乳清粉生产也没有造成太多不利影响。   但是因为疫情产生的需求下降,也就是常说的“卖难”,影响了欧盟和美国的畜产品价格。根据美国农 业行业组织的评估,价格下跌造成的损失在乳业方面超过80亿美元。为弥补生产者损失、保持供应链运 转,4月份,美国推出190亿美元的食品援助计划,欧盟也出台了针对乳制品(含乳酪)和肉类商业存储的 补助政策。可见,两大主产地扩大乳清粉出口的意愿都很强烈。   2020年年初,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实施,从3月起我国企业可申请一年内自美进口乳清粉豁免加征关 税,这有力提振了我国企业从美进口的意愿。1—4月份,从美国进口乳清粉7.2万吨,同比增长47.3%;从 欧盟进口6.7万吨,同比增长2.6%。

    财富彩